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调查死树杀人案?
责编:    发布日期:2016-09-04 21:47:27

路边枯死树,伤屋刮电线,农民树下过,树倒命归天。死树成凶手,责任要谁担?

调查死树杀人案?

律师:相关责任人或主管部门应负部分赔偿责任

0001.jpg

8月30日,于金龙早早的起来,骑着摩托出门赶去干活,这一去,就没回来。
当村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倒毙在离家几公里的路边,凶手是一棵树——一棵死树。
据村民说,当他骑着摩托车在路上行驶时,被风吹断的一节死树的树干打中了他的太阳穴,立时人仰车翻……
9月2日,于金龙遭遇不幸的第四天,记者来到林甸县采访。此时,他的尸体还停在殡仪馆,他的家人在为他奔走维权。
风吹树倒砸死了于金龙,听起来似乎是“天灾”,他的家人因何维权?要向谁讨说法?

于金龙之死

看似是天灾,
家人称是“人祸”

 

2日11时许,于金龙亲戚祝先生为记者带路,来到林甸县四季青镇黎明乡太平村。于金龙死亡地点的砖路两旁各有一排树龄有些年头的大树,大半已经死掉了。这里距于金龙家住的万发一屯仅几公里。
祝先生说,于金龙在外面做力工,一天100多元钱的收入是其家的主要经济来源。8月30日,于金龙要赶去干活,早晨5点多骑着摩托车出门。途经事发地点时,路旁一棵树的树干上端被风吹断了一节,恰恰打中了路过的于金龙太阳穴,摩托车惯性地向前跑了几米后倒地,于金龙再也没能起来。
祝先生说:“于金龙的父母已去世。他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不在本地。事发后,有路人发现了倒地不起头部流血的于金龙,找到他手机给他弟弟于金风打了电话。我和几个人来到了现场。120来后,确认人已经不行了。”
2日13时许,记者来到于金龙家,屋内站着20多个人,除了从外地回来的于金龙的弟弟妹妹,其余都是同村的人。于金龙的妻子王某和7岁的女儿躺在炕头。王某面朝墙躺着,把头埋在衣服内一言不发,7岁的女孩瞪着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人,满脸疑惑。
一位老人说:“金龙这孩子命苦,父母先后病逝,给两位老人治病、办后事,欠了七八万元。就他们住的这个房子,买房的钱还没还清。家里就这么一个顶梁柱,突然就没了,他媳妇和孩子以后可咋办?”
于金风说:“我们没钱给我哥办后事,遗体还在殡仪馆放着,早晨殡仪馆还打电话催费。周一要给我哥做尸检,还不知道要多少钱。我要给我哥讨个公道,可找了一圈,还没个头绪。”
按大家的说法,于金龙是被风刮断的树干砸死的,这是天灾。可于金风说:“这是天灾,更是人祸。”


涉事村村民

被林业部门告知‘违法’。”

于金风告诉记者,致他哥哥死亡的树是一棵死树:“村里有很多死树,死了好几年了没人管。那些死树以前就砸坏过村里的电线和村民的房子,现在砸死人了,这么疏于管理,林业部门不该负责任吗?”
在事发地点附近,70岁的袁老紧贴着没有树那侧的路边走,边走边不时向对面树上张望。袁老说:“这些树死了很久了也没人管,年初时还砸坏了人家的房子。以前习惯了,没人管就没人管,现在砸死人了,走到这儿就感觉害怕,怕也被砸着。出事儿后,有人来说会处理这些树,可几天过去了,也没个动静。”
距死树最近的是村民老唐家。老唐的媳妇告诉记者:“这些树死了两年多了,附近这电线一年被砸断好几次,最近一次昨天才修好。年初时,有棵树把我家铁皮房顶砸了个坑,我家老唐给林业部门打电话,要砍了这些树。可林业部门说‘得找到这些树的买主,办相关手续才能砍,私自砍伐违法。’我们上哪儿找买主去?”
于金风说:“这几天,我们找过村里,找过乡里,也找过林业站,可找哪儿都说‘不归他们管’。我们到底该找谁?”


县林业局

“领导都去县里开会了”

2日15时,记者来到林甸县林业局。局长和副局长的办公室门都关着,只有值班室有两名工作人员。记者表明身份及采访意愿后,工作人员告知记者:“领导都去县里开会了,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记者向工作人员讲述了于金龙的遭遇及家属的维权意愿,工作人员表示会向领导汇报并向记者索要了事发现场的照片。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死树确实不能随便砍罚,需要办理相关手续。该工作人员说,按规定,每年由下级林业管理部门对死树的情况逐层上报审批,县局统一处理。
记者把联系方式留给了工作人员,希望相关领导就此事给予解答。工作人员表示,会告知领导开完会后给记者答复,截至发稿前,记者未收到任何反馈。
于金龙的亲属向有关部门索赔是否有法律依据?记者采访了黑龙江省优秀律师白宇宙。
白宇宙律师说:“如按家属所说,于金龙的死因是由于树干被风刮断导致,那么这起祸事的主要原因是天灾。但如果树是死树没有及时处理,那么相关责任人或主管部门应承担未尽安全管理义务的责任,应对死者负部分赔偿责任。”
本报记者 凝梵 文/摄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