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肇源“8·13”命案调查
责编:    发布日期:2016-08-18 21:22:23

13日凌晨1时许,肇源县二站镇曙光村66岁老太被杀死在自家炕上,与其一同居住的12岁外孙女被歹徒带走,警方发出协查通报

肇源“8·13”命案调查

16日下午,嫌疑人周方文的尸体被发现,警方对此案进一步侦查中
记者已通过高新区人民法院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协会寻求到心理咨询师团队,义务对受害女孩进行心理干预

8月13日凌晨1时许,肇源县二站镇曙光村66岁村民张玉莲被杀死在自家炕上,与其一同居住的12岁外孙女小琪被歹徒带走,据其家人说,小琪曾遭歹徒强暴。警方当日发出了协查通报,捉拿嫌疑人周方文。16日下午,周方文的尸体被发现。警方对此案进一步侦查中。
周方文死了,在距自己家仅百米的农田里。周方文死了,却带不走他给受害人造成的伤痛……
17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凌晨一时许,12岁女孩目击歹徒杀死姥姥

17日12时许,肇源县一宾馆客房内,38岁的韩学良不停地吸着香烟。他是被害人张玉莲的二儿子,他上一次见母亲,是在两年前父亲的葬礼上,如今再见,却是阴阳永隔。韩学良不时喃喃自语:“我妈人那么好,咋就没得着好报?辛苦一辈子,刚开始享福就被人害了……”
肇源警方发出的协查通报显示:13日,肇源县二站辖区发生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周方文持斧子、尖刀到村民张玉莲家中,将其杀害后潜逃。韩学良说,他通过母亲遗体看到,母亲的额头、两边太阳穴以及后脑均被斧子重伤,身上还有多处刀伤。
张玉莲和周方文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对方竟下此毒手?韩学良说:“周方文绰号周大柱子,前科累累,曾因盗窃、强奸等罪名多次被判刑。听说他刚出来一个多月,多次入室盗窃,还扒小学女生厕所,学校都报警了。在本地,只要提起周大柱子,可以说是闻之色变。听说他曾在大庭广众下扬言要杀几个人,还点名道姓的。这样的人,大家躲还来不及,怎么会和他有仇?”
韩学良说,据他了解到的情况是,12日晚,母亲带着12岁的外甥女小琪在炕上睡觉,由于天热,没有关窗。13日凌晨1时许,周方文用刀割破纱窗进入屋内,先用残忍手段杀害了母亲,之后把小琪强行带到其家中,实施两次强暴。后来,小琪趁周方文外出时逃脱,并辗转报警。
小琪作为此案唯一的目击者,她看到了姥姥被杀的全过程。小琪的妈妈韩国玲说:“小琪很小的时候,我就和丈夫离婚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外打工,小琪和她姥姥一起生活。现在,小琪一步也离不开我,只要有人提起这个案子,小琪便双手捂着耳朵哭,白天自己连厕所也不敢去,晚上更不敢睡觉。”
韩国玲为母亲遭遇的不幸深深地自责,她觉得母亲若不是为了帮她照顾小琪,早就投奔在外地定居的哥哥享福去了。如今,母亲遇害,女儿的精神情况也濒临崩溃,这一切让她力不从心,无所适从。

机智女孩艰难脱险,逃出魔窟后报警

胖乎乎的小琪依偎母亲的怀里,一声不语。记者看到她的两只胳膊,有类似绳子绑过的淤紫,也有类似手指用力攥过留下的淤青。韩国玲说,女儿非常懂事,从小就帮姥姥干活。学习成绩优秀,字写得也漂亮,家里的两面墙都贴满了奖状。“我妈大字不识几个,可把我女儿培养得非常优秀。下学期女儿就该上五年级了,现在不要说上学,啥都不敢想。”韩国玲边说,边心疼地抚摸着女儿。
记者没有采访小琪,因为实在不忍心再刺激这个受到重创的孩子,于是请她的亲人私下向记者讲述孩子的情况。
据小琪大舅韩学礼转述,案发后,小琪被周方文强行带到他的家中,实施强暴。小琪趁周方文出门时,从周方文家中逃出,躲到了附近的玉米地里。直到天亮,小琪发现没人追赶,才绕路跑到邻居家。邻居报警后联系了他们三兄妹,还带小琪到医院做了检查,开了一些口服药。
据了解,张玉莲有两子一女。长子住在呼和浩特,二儿子长居北京,小女儿在山东打工。韩学良哽咽地说:“自我8岁时,我爸就瘫痪在床,母亲一个人种地养活我们一家人。我上高中时学习成绩很好,可那时我妈一个月给我拿300元生活费都费劲,于是我选择去当兵。如今,我在北京打拼了十年,条件不算富裕,但也过得去。两年前,我爸去世了,我妈和我外甥女一起生活,也算开始享受晚年了。我多次要把我妈接去一起生活,可她说,她就会种地,舍不得离开这个她住了一辈子的地方。我儿子今年5岁,这两年孩子小,工作忙,我妈不让我来回折腾,不料我爸去世时见过一次后,就成永别了。”
韩国玲说:“12号晚上6点多,我给我妈打电话,她还和我说,晚上烙的饼,她吃了3张,小琪吃了两张,邻居还给送了鸡蛋羹,小琪吃了很多。”简单的几句家常嗑儿,却成了最后的道别。13日14时许,韩国玲接到母亲遇害的消息。她说:“当时我就蒙了,连女儿的情况都没来得及问。”

嫌疑人前科累累,尸体在玉米地里被发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周方文从小家庭不完整,本人无正当职业,多次入狱。记者通过黑龙江省检察院网站查到关于周方文的公开起诉书:
1996年因犯强奸罪被肇源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2008年刑满释放;2009年,因犯盗窃罪被肇源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1年因犯盗窃罪被肇源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2013年因犯盗窃罪被红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5年9月14日,周方文在早餐店吃早餐时,与两人发生口角,周方文抄起店内肉案板上的尖刀将二人扎伤后逃跑。2016年4月2日,周方文被警方抓获。4月15日,周方文因故意伤害罪被警方批捕。5月12日,周方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移送审查起诉。
8月17日,张玉莲遇害第三天,周方文的尸体在其自家玉米地里被发现,坊间传是喝了农药。韩学礼说:“他尸体旁有啤酒、火腿肠……吃喝都有,还挺潇洒。案发后第二天,有人看到他坐过公交车,打过出租车,却一直没抓到他。他就这么死了,没受到法律的审判,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韩学良说,周方文被通缉时,韩学良在网上发布了求助信。近日,很多爱心人士打来电话对他们关心慰问,让韩家三兄妹在悲恸中感到了温暖。但周方文死后,他接到过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他说:“有一天,我接到个电话,是一个男的打来的,他说‘人也死了,差不多得了。’”
警方对此案尚在进一步侦查中。

 


记 者 手 记

歹徒已死,却带不走给受害人造成的伤痛

采访完悲恸的韩氏兄妹,看着12岁的小琪已无孩子本该有的童真、活泼,记者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周方文死了,警方找到了周方文的尸体,却改变不了他给受害人造成的伤痛,换不回韩氏兄妹那慈爱的母亲,找不回小琪快乐无忧的童年……
另外,记者在采访时得知,遇害者张玉莲的大儿子韩学礼得知母亲遇害一事后,坐朋友的车匆忙赶回家,途经肇东时发生交通事故,朋友驾驶的车与一摩托车相撞,致摩托车两人死亡。目前,韩学礼的朋友还被羁押在看守所中。虽然肇事的是韩学礼的朋友,但起因却是周方文制造的惨案,多个家庭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更让人担忧的是被周方文施暴的12岁的小琪。不谈她未来如何,只说当下,小琪的精神状态也令人担忧。记者已通过高新区人民法院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协会帮助,寻求到心理咨询师团队义务为小琪进行心理干预,希望可以帮助这个孩子走出阴影,渡过这个难关。
本报记者 凝梵 文/摄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