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创作在爱与不爱之间
责编:网编室二    发布日期:2015-11-11 08:55:59

创作在爱与不爱之间

——兼谈亲情、友情、爱情对萧红创作的影响

    一个人只有爱和被爱才完美,萧红得到的爱比较少,始终在追寻爱,而她又时常表现出对某些人的不爱,因此,她的心是苦的,精神也是不快乐的。

    文学创作内容大于形式,这是不用争辩的道理。的确有追求文本的,语言再美、文体再特别,也必须言之有物,否则,总要淡去骄人的美貌。内容在于什么?在于追求真善美,在于言情。真善美是主题,言情是筋脉,文体是手段,情之所至,金石为开。因此,文学作品植入的情感非常重要。

    一个人握着拳头而来,撒手而去,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走的时候什么也没留,即便留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令仇人而淡忘了。萧红作品表达的绝大多数是童年时期和青春期的爱恨情愁,至今读者看了,还是充满疑惑、充满好奇,甚至耿耿于怀!从产生的效果说,你不能不承认萧红对情感表达的真实、动人。

    这情感是和她的经历有关的,她所经历的亲情、友情和爱情,都对她的创作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先说爱,萧红所得到的爱太少了,所以她追寻爱、珍惜爱。仅有的一点爱,都让她用足了,并且铭记于心,至死不忘。祖父是她的最爱,祖父给予她的也最多,在祖父的庇护下,萧红的性格得到了充分发展,几乎是为所欲为。据她的亲属回忆,童年的萧红比男孩还要淘气。如,一边往梯子上爬,一边往下拉屎,还大声喊叫:“爷爷,我下蛋了!”七八岁的时候,还跳墙、爬树,尿裤子。正如民间所说“七八九,嫌似狗。”萧红小的时候像一个男孩一样,甚至比男孩还淘,属女人男性化。记得一位心理学家说过,男人女性化和女人男性化,是创造性思维的源泉。萧红这种性格的形成是和祖父分不开的,祖父的平等、开明和放任,成就了萧红活泼好动、自由、骄纵的性格,也影响她的艺术思维,她一生都保持了儿童的天真浪漫,特别是她爱自由的天性与顽皮、幽默,是她的文学通往永恒人性理想的心灵之窗,也是内心深处潜藏的诗性之源。萧红自己说,鲁迅给予她的是祖父式的爱,所以,除了祖父,鲁迅就是她的挚爱了。她在鲁迅那里得到了信心和力量。是鲁迅的力挺让她在文坛立稳了脚跟,是鲁迅的赞赏让她一往直前地坚持自己的创作方向,是鲁迅的耳濡目染使她的思想更加成熟,手法更加老道,直到写出经典的《呼兰河传》。二人之间的故事也成为传送的佳话。说完爱,我们再说恨和仇。按说,萧红怎么能对家人有什么恨和仇呢?实际上是她幼小心灵的喜欢和不喜欢,弟弟是她的一奶同胞,她作为姐姐的也和其他姐姐一样挂念弟弟,因为父亲没有人性,又是后母,所以她就更加惦记。母亲有老观念,有无暇抚慰她,只是她偷家里吃的东西给小朋友时,对她恶言恶色,甚至追着打她,所以她对母亲印象不好。祖母对她没什么不好的,就是她用手指桶窗纸时用针扎她,他记住了,所以不喜欢祖母。这些都成为了她创作的题材。萧红真正恨的,并反目为仇的是她的父亲,父亲是家庭的主宰,父亲是她的对立面,萧红和家庭决裂后,父亲竟不给一点回转的机会,所以她很父亲、仇视父亲。萧红对父亲耿耿于怀,所以每次着墨父亲时都没有好形象,也没有好语言。从父亲那里她转向同情底层民众,从父亲那里她滋生了女权主义思想,并日趋成熟,在作品中常常为女性伸张正义,偶尔嘲讽男人,抨击男权社会。最后说说情,先是友情,萧红北方女性粗放的性格,直率、豪爽,结交了不少男性朋友,这些男朋友有的对她生活有帮助,有的是她的文学挚友,在一起经常谈论文学创作问题,对她的创作素材的积累、创作手法的借鉴和文艺理论的提升都是不可或缺的。说爱情,不能不说萧军,萧红和萧军在一起生活时间最长,两人在文学上赛跑、比肩,萧军把萧红领上文学创作的道路,两人合集出版了《跋涉》,在青岛两人互相影响分别创作了《生死场》和《八月的乡村》,并在鲁迅的帮助下以此立足上海文坛,叫响中国。在后来,萧红回忆往昔,以二人在哈尔滨相濡以沫的生活为素材创作了独特的散文集《商市街》,还以和萧军爱情苦闷为素材倾吐了组诗《苦杯》。和端木蕻良在一起,尽管萧红有点絮叨,但创作还是丰盛的,发表了巅峰之作《马伯乐》和《呼兰河传》。萧红曾给萧军和端木蕻良都誊抄过书稿,她们作品写完后互相欣赏、互相提建议,她们之间耳濡目染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萧红文学创作独立的个性在借鉴中得到升华。

    爱和不爱都是情,萧红把这情留给了人间。

来源博客:王子天华-念想的博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c849f0102w1e1.html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