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弟弟的冤该不该申? | 闲闲书摘
责编:网编室五    发布日期:2014-12-06 11:12:55


 

弟弟的冤该不该申?

——从《正义的成本》说开去 

    虽然我们听不见算盘珠子的噼啪声,也听不见计算机键盘的哒哒声,但每个人怀里都揣着一个,每时每刻都在盘算着、计算着、衡量着。
 

    弟弟莫名被打死,还安了一身罪名,摊上这样的事,你怎么办? 

    一奶同胞,骨肉至亲,被人杀害栽赃,这样的冤,能不申吗?这样的仇,能不报吗? 

    当然要申,当然要报,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你听我讲个故事吧,看看听了这个故事之后,你的答案是否还如刚才的理直气壮。 

    弟弟的冤屈与哥哥的幸福 

    十年前,我当新闻部主任的时候,处理过这样一篇报道:县城事业单位的一名中层干部,突然接到了弟弟的死讯,而且死得极不光彩——酒后乱性欲强暴女孩,被打死了。打死他的人是女孩儿的父亲和兄弟,因为是制止犯罪,当事人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哥哥不相信这个结论,投诉无果,开始自己调查。 

    调查的过程艰辛而曲折,前后历时十年时间。因为长期无正当理由不上班,哥哥失去了工作;因为他要卖掉家里的房子筹钱打官司,爱人带着孩子跟他离婚……十年时间,他终于找到了证据,促成了法院的改判,把杀人凶手绳之以法。 

    当一纸判决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妻子、孩子、房子、位子、票子等一切标志着幸福的东西,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一起暴力事件,不但搭上了弟弟的生命,还搭上了哥哥的幸福。 

    故事虽然讲完了,我却还是建议你不要马上说你的答案,让我们稍微荡开一点,从更广阔的视角来分析一下这个案件。 

   

    成本——收益模式的普适性

    每当灾难降临的时候,每当需要鼓舞士气的时候,一首《真心英雄》往往能把现场气氛推向高潮。这首歌也因此传唱多年而不衰,歌词中有两句脍炙人口: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一首振奋人心的艺术品,讲的却是一个经济学的道理:要有收益,首先得付出成本。

    一说成本收益,好像我们的话题就转到了经济学领域。其实不然,这些词汇虽然是经济学的词汇,由经济学发明,讲的却是普适性的道理。尤其是当“经济学帝国主义”到处侵略,形成了经济社会学、法律经济学、政治经济学之后,经济学的    方式方法、专用词汇也已经随着学术的侵略融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以致出现了社会无处不经济、一切都可以从经济学角度考量、一切都可以用经济学方法分析的思潮和观念。

    比如抗洪抢险,要有足够的物资和人力才能抗住洪水,保住大坝;这足够的物资和人力是成本,大坝不被冲毁是收益(被冲毁也是收益,这里不展开说);再比如我们正在讨论的这起冤案,哥哥付出了妻子、孩子、房子、位子、票子和自己十年的时光,这是成本,而收益呢,就是弟弟冤案的昭雪,犯罪分子的收监。

QQ截图20141206110415.jpg
 

    一本向普通大众介绍专业知识的好书 

    十年前,新闻队伍正是扩张期,大批各种专业的年轻人进入新闻单位。我常对年轻人说这样的话:“现在是经济社会、法制社会,现在的一切社会问题均避不开经济、法律这两门学问,如果想干好新闻工作,最好在经济、法律之间找一门学进去,这是打基础的工作,今后会很有用。” 

    很遗憾,我的专业既不是经济又不是法律,虽然在20年的新闻生涯中,曾经很努力的补习经济、法律知识,但外行就是外行,非科班、非专业,有些像个早产儿,后天的努力终难弥补先天的缺欠。 

    自己的劣势一直在心里,所以我一直喜欢买一些读一些经济学或法学的文字。刚刚过去不久的双十一,我新淘到的一批书里,其中有一本叫《正义的成本》,作者叫熊秉元,台湾的大学教授,他的本业是经济学,机缘巧合涉猎到法学,并在两学科的跨界整合中有所建树。这本书讲到了追求正义的成本问题,还讲到了法学与经济学交叉融合中许许多多的问题。 

    现在,越来越多的经济学专家、法学专家们专门写一些针对普通大众的“科普”读物,让我们这些非专业的人士也能看得懂,这样既普及了专业知识,又能帮助我们解决现实问题。这本书,就是一本这样的好书,而且,熊秉元的好书不只这一本。 

    可比较性——可以衡量一切 

    经济济学有几组概念:如前面说过的成本——收益,还有投入——产出等,当我们讲这些的时候,仿佛讲的都是冷冰冰的数字,其实,这些基本概念早已经超越经济学的基本范畴,成为普适性的概念。 

    比如父母对孩子的呵护,是投入,孩子的成长则是产出,父母付出时间、精力、金钱还有爱,是成本,孩子的健康成长则是收益;甚至宗教也可以用这一组概念去考量:烧香叩头诵经是投入,个人修为的精进则是产出。

    熊秉元说,经济学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可比较性。一切都可能拿来比较,就比如故宫博物院里的那些“无价之宝”,在拍卖行里,还是可以比价的。

    前述的投入产出之间可以比较,成本收益之间也可以比较。

    可比较性让世间万物多了一把尺子,熊秉元举了一个骨灰坛的例子。讲台湾一个灵骨塔失火,寄存的骨灰坛被毁,怎么赔?坛可以再造,灰却无法复制,家人们说,这是无价的。

    从情感角度确实可以这么说。  

    其实世间万物寄托上个人情感之后,其价值却往往难以计算。但赔的不是价值,是价格。

    以宠物狗为例,宠物狗被撞死,怎么赔?不管主人对狗寄托多少感情,都只能赔这只狗的市价或时价,可能再加上一点儿象征性的精神补偿。即使你说狗就像你的儿子一样,也不能按撞人来赔。

    有了这个类比,我们就会明白,赔的主要是剔除情感价值的物价,然后再象征性的加一点精神补偿的费用。这个坛子怎么赔的具体操作我会把原文放在闲闲书摘中,让大家一睹为快,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本来吗,复述别人的东西如果不是为了创造,那就不如干脆推荐大家去读原著。


 

    追逃的经费不是大风刮来的 

    既然一切都可以比较,那就存在一个多与少、赢与亏、也就是划算不划算的问题。 

    投入少、产出多,成本低、收益高,是划算的,反之则不划算。 

    那么,问题来了,申张正义,洗刷冤屈,该不该计算成本呢?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加大了追逃的力量,就是追捕逃到境外的腐败分子。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这类报道中的细节,就是这些抓回来的人中不乏在境外寄身地下室、藏身平民区、打黑工糊口的。虽然这些逃到境外的腐败分子,卷走了几百亿上千亿,但我们抓回来的那些电视上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诉的,肯定都追不回来什么钱。那么,从投入产出角度来做核算,这种追逃是不划算的。我们花在追逃上的成本没有公布,但肯定是巨大的。 

    这时你可能会说,追求正义不应该考虑成本。 

    不考虑成本,那么,经费是大风刮来的吗?中国贪官外逃十几年前就有,为什么现在才大规模追逃?中国软硬实力的增长让我们有了足够的资本去追逃,这一点很重要。

    正义须申张,冤案要昭雪,这是每个人的共识,但申张正义的本钱却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近日的检察官自我举报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在岗时,他就是知道是冤案是错案,但他想申张正义,却做不到,他没有足够的成本。现在举报是因为环境发生了变化,门槛降低,他的成本够用了。 

    聂树斌案也一样,不是因为他家人投诉了十七年才重启调查(如果法制环境不发生变化,再投诉十七年依然不会有结果),而是因为十八大以后法制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化到他们的投诉被认真对待的程度,于是,这一次的投资,赢利了。

 


 

    申不申冤,都是成本核算的结果 

    说了这么多,却没有回答本文提出的问题:弟弟的冤,该不该申? 

    经济学说,人都是理性自利的,虽然是这样,人却不是冷酷无情的。比如哥哥,做为一个理性自利的人,如果他认为为弟弟申冤的价值远远大于他所失去的一切,那么,他就会去做;而嫂子则明显认为申冤的结果要小于她的付出,所以当哥哥要卖房筹钱打官司时,她选择了带孩子退出,保住了她和孩子剩余的资产。 

    再比如,那些以自杀自焚方式反抗强拆的人,当他们赖以生存的根基即将失去,他们认为以死相拼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用一条命来换一家人的幸福是值得的。这也是理性自利人的核算结果。 

    虽然我们听不见算盘珠子的噼啪声,也听不见计算机键盘的哒哒声,但每个人怀里都揣着一个,每时每刻都在盘算着、计算着、衡量着。当然了,精神失控者、喝酒过量者、吸毒致幻者等失去理性的人除外,失去理性也就无法考虑自利了。 

    话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弟弟的冤该不该申,我能给出的只是我自己的答案。你的答案是什么?问你自己的心。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