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毁了骨灰坛怎么办?| 闲闲书摘
责编:网编室五    发布日期:2014-12-06 11:00:03

毁了骨灰坛怎么办? ——推荐熊秉元的作品《正义的成本》丨 闲闲书摘


 

    熊秉元,著名法律经济学家,1957年出生于台湾南投,祖籍河南商城。台大经济系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取得硕士、博士学位后,返回母校任教。 

    当今华人经济学界,有四位公认的武林中人:行笔如飞的“飞侠”林行止;神出鬼没的“顶侠”张五常;笑声震天的“大侠”黄有光;年纪最轻的“巨侠”,则是熊秉元。 

    熊秉元被认为是两岸三地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 

    闲闲书摘:在休息的时候,摘休闲的文字,助您怡情悦性,修身养心。

    主 持:杜俗人

    本期书目:《正义的成本》

    作 者:熊秉元

    出版出售:东方出版社 网店淘宝、当当 亚马逊 京东、苏宁等有售 

QQ截图20141206110415.jpg 

毁了骨灰坛怎么办?

熊秉元

    一旦碰上看似棘手的问题,怎么办?

    著名经济学者张五常,常提醒人要“浅中求”;由浅显处着手,反而容易上手。我个人的做法,则是要学生们“由自己的生活经验出发”;在自己的生活经验里,萃取一些相关的、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原理原则,然后活学活用。

    那么,不管是浅中求或由生活经验出发,毁了骨灰坛怎么办?

    这是具体事例,不是假想性问题或益智游戏。在台湾中部地区,某个乡公所拥有一个灵骨塔;塔高数层,里面存放了数百个骨灰坛。乡公所委托一个管理顾问公司,负责平常的经营事务。意外不长眼睛,连逝者都不放过。因为电线走火或烛火不慎,灵骨塔起火焚烧。扑灭之后,发现有上百个骨灰坛已经损毁,骨灰散落一地,分不出彼此。

    骨灰坛的家属们,悲痛难耐;他们认定乡公所管理不当,要求赔偿。乡公所召开协调大会,谋求补救。可是,数百位家属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协调会开了两三次,似乎没有任何进展。当然,人多时,事情的性质变得复杂;如果只有三两个骨灰坛受损,那么该如何赔偿呢?

    我曾在好几个不同的课堂里,问同学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当我到司法官训练所去上课,面对数十位未来的法官和检察官时,我也问他们这个问题:如果你面对这个官司,怎么办?可是,说来奇怪,虽然学生里有不少阅历丰富、位高权重的行政主管,却没有人提出思考上的着力点。最多,是好几位指出,可以把散落的骨灰收集在一起,立碑纪念。这种做法,也许解决一部分争议,不过并没有处理赔偿问题。

    我的一得之愚很简单,由生活经验里类似的例子想起……

    每一个人都有把衣服送洗的经验,大概也都碰上或听说衣物被洗坏的事。这时候,不论衣服真正的价值如何——包括原来客观的售价和后来物主主观的价值——洗衣店会照行情赔偿。

    行情,是洗衣界长久以来所形成的“行规”;目前的行规,是送洗价格的二十倍。因此,一件西装上衣,可能值两三万台币;但是干洗一次新台币170元,所以只会赔3400元。同样的,银行金库可能失窃,保管箱被偷;这时候,无论实际损失是多少,也只会赔偿年租金的某一个倍数。

    因此,衣服送洗和银行保管箱,提供了两个平实而明确的参考坐标,可以作为思考骨灰坛问题的基准。因为,灵骨塔也是提供一种服务;当服务出了状况时,就可以以每年所收取的保管费为基准,斟酌适当的理赔倍数。无论如何,重点在于思考的基础是“契约未履行”,而不是抽象的“生命”或“亲情”。

    可是,如果循这种思维模式,幼儿园也是提供一种服务;万一园方有过失,造成幼童意外死亡,难道也是以奶粉点心费乘上某一个倍数来赔偿吗?

    这真是个有趣儿的质疑,而由这个转折上,事实上也正能凸显出生活经验的重要,以及法律明察秋毫的细致处。

    在骨灰坛的事件里,被保管的是已经没有生命的物质(即使对活着的亲人而言意义非凡);但是,在幼儿园的例子里,被照顾的是活生生的生命。人类社会经过长期的演化,已经摸索出一些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取舍尺度。因此,在送洗衣物和保管箱的事例里,和生命无关;一旦出了状况,是以服务契约的价格为基准。在幼儿园的例子里,小朋友是重点;一旦出了状况,则是以生命作为思索的起点。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即使生命本身出了闪失,都可不避免有大小高下的差别待遇。譬如,同样是在交通意外中丧生,坐汽车、火车和飞机的赔偿,就是不一样——即使丧失的都是生命。

    当然,汽车、火车和飞机的经营规模不同,赔偿的能力也因而有大小之分。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经营规模的大小,不就间接地反映了“服务契约”价值的高低吗?坐汽车所付的票价最低,其次是火车,最贵的是飞机。因此,买便宜的服务,有事故时赔的金额低;买昂贵的服务,赔的金额高。在性质上来说,这种差别,不就和送洗衣物(水洗、干洗)以及银行保管箱(大小之分)一样吗?

    因此,无论是生命或物质(或介于其间的骨灰),本身并没有客观的价格,而是直接间接、明白隐晦地被赋予某种价格;采取生命无价的立场,除了满足心理上高尚尊崇的虚荣之外,对于解决问题于事无补。

    美国著名大法官霍姆斯曾说:“法律的本质不是逻辑,而是经验!”其实,比较精致的说法是:法律的本质,是由众多经验所归纳出的逻辑;再利用这种逻辑,去处理千奇百怪的人类事务。P026-029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