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闲话之十精神探索》推荐|闲闲书摘
责编:网编室五    发布日期:2014-09-26 20:44:14

 闲话.jpg

赵树理的两狼山

(标题为编者加)

 

赵树理一变运动初期的幽默而为沉默。这是一段何等漫长而痛苦的心路历程。

批判赵树理的戏校学生后来回忆说:“批判他的那段时间,赵树理回到他的住所,总是呆呆地坐在床上,下意识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当鼓板,嘴里就哼哼起咱们上党梆子《两狼山》中,杨继业的一段唱腔:‘夜沉沉冷森森初更时分,抬头看又只见月照松林……’”两狼山是一代忠良杨继业的“败走麦城”,是另一层含义下的岳武穆的风波亭。

赵树理的家乡是岳飞当年抗击金兵的古战场。岳飞在太行山枪挑金兵首领拓拔乌耶之后,立即派大将梁兴会合太行忠义,两河豪杰,在沁水再次大败金兵。接着,又在朱仙镇打了一次决定性的胜仗,直捣黄龙府的宏愿指日可待。当年的沁水人民踊跃支援岳家军,他们头顶香盆,争运粮草,并且筑起了七个城堡来迎接岳家军的进驻。这些城堡的遗址,世称“岳将军砦”。然而,就在这功败垂成之际,岳飞在十二道金牌的催逼之下,为表白自己对皇上的一片忠心,不得不放弃已经收复的大片国土,班师回朝,最终被杀害在风波亭。尉迟村一直供奉着岳飞的神位:一块“鄂王忠武”的匾额至今犹存。

我总要情不自禁地想:当赵树理唱着“夜沉沉冷森森初更时分,抬头看又只见月照松林”时,是否有了与岳飞、杨继业一代代忠臣类似的心境?    49-50

也许,真话未必就是真理,然而,说出真话离真理就不远了。9

画家陈丹青对“批评与自我批评”有一段精辟而深刻的论述:“‘批评与自我批评’相传起于延安时期,很前卫,很管用,它不是真的‘批评’,而是整合队伍、便于掌控的辅助手段。到了和平年代,‘批评与自我批评’、‘敌我与内部矛盾’成为我国泛政治生活中两大‘武器’。邓小平同志著名的‘三起三落’,都是靠高瞻远瞩的‘自我批评’才能再起,才能复出……那么,谁来判别你的错误属于哪一种‘矛盾’呢?还是权力。……要之,在现代中国,批评是权力与正确的代名词;自我批评则是检讨检讨与认输的代名词。最微妙的一层是:如果权力一方主动自我批评,意即‘我错了,但我作了自我批评’。因此我仍然正确。……小小文艺界,所有老权威均曾一再做过自我批评,或升级为敌我矛盾,低头认罪,或降级为内部矛盾,重新做人。”17

我是农民中的圣者,知识分子中的傻瓜。——赵树理  21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