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不省心》推荐|闲闲书摘
责编:网编室五    发布日期:2014-09-26 20:38:04

不省心 书影.jpg

推荐理由:名人出书,有的是,演而优则书,导而优则书,记而优则书,主持而优则书,贪官出事儿了,在狱里还出书呢!好像这写书一行,根本没啥本领,谁都想来这里玩儿一票。所以,我对名人的书向来不待见,不仅《日子》不看,连《幸福了吗》也不肯瞭一眼。遇见《不省心》纯属意外,是朋友买了,摆在桌子上,我见了,顺手拿起来翻几页,竟然放不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偏见也挡住了不少的好书。
        这本书好在哪儿?一是直言,二是韵味儿,三是品味。
冯小刚说话不拐弯儿,直直白白的把自己人生的立意摆在书封面上,单一个书名不省心,再加一个题记“我这么让人不省心一主儿,也能全须全尾,平平安安活到现在,老天爷真是厚道了。”也许你以为这是冯氏调侃,其实不是,这是北京人特有的一种人生观。北京从明代到现在,一直是都城,北京人的命运就比其他的地方跌宕许多,今天风光无限,明天闹市问斩之类的人间悲喜剧见天儿上演,一言不慎就招祸,一行不慎可灭门,动不动就“阖家绑在西郊外,三百余口把刀开”,所以北京人都多了一种玩儿世的“玩主”心态,也就是这冯氏调侃的来历。
        看后面的文章,你能体会到冯小刚京味文字的魅力,有王朔的影子,又比王朔更简淡,北京人聊闲天儿的韵味儿。一个北京一个天津,这俩地方的人得天独厚,不用学习,若在火车上遇见俩天津人或俩北京人在聊天儿,您甭想寂寞,就当相声听得了。不用艺术加工,天生的韵味儿。
         再说品味,北京人、天津人说话像相声,诚然,但也有一个毛病,就是相声固有的毛病——贫,贫嘴的贫,听多喽招人烦。冯小刚的文字很好的避免了这个问题,一个是不长,再一个是不抖包袱。抖包袱是相声贫的一个重要原因,相声贫是没办法,那是为了逗乐,写文章贫就烦人了。冯小刚的文字里没有那么多包袱,一个故事一个故事的讲来,一个人一个人的写来,不求全面,只求一鳞半爪,点到为止。行了,我不说了,再说我也贫。

——杜俗人

 

 

 

葛大爷

某日,我开车拉着葛优去北影,途中遇熟人叫停寒暄。熟人问葛:干嘛去呀葛爷?葛笑答:拍戏呀。熟人顿时面露惊愕,继而竖拇指大赞:葛爷真是太平易近人了!演戏您还亲自去呀?葛正背词默戏无心闲扯,点头堆笑匆匆道别。车开出很远葛才反应过来,对我说:这是夸我吗?厕所我都亲自上,演戏我还不亲自来?

“赵氏子弹非2”三片同时在中影基地混录,难得一聚,姜文邀我和凯爷去子弹组因陋就简涮羊肉,三瓶酒见底,都没喝够尚有余勇,但心上都有活压着,谁也醉不起。相约年尾再畅饮。夜已深,趁着酒性回到各自的混录棚,安静的走廊里顷刻塞满了葛优此起彼伏的话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组包了三个棚呢。

 戏外的葛爷待人友善,懂事,通情达理,没架子。这些都是值得称赞之处。但最可爱之处还在于他的“小富即安”,不贪。一切荣誉在他看来都是不留神抄上了,没敢惦记。举个例子:《大腕》拍完后,《纽约时报》的人想采访他,葛爷推说有事一再谢绝。我们问他:你有什么事?他说:去大钟寺给父母家的阳台买块地板革。我们说:这事我们帮你办了。你还是接受人家的采访。《纽约时报》的影响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文章登出去对你在海外的发展非常有利。葛爷说:咳,我到海外发展什么去呀?我连英语都不会说,我把中国的观众伺候好了就成了。让他们省了这份心吧。葛爷确实是不贪。放在别人身上这就叫目光短浅。而放到葛爷这儿就叫“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恰恰就是这种不贪的心态,使他非常地心平气和,做起事情来就比较地从容。对于葛爷来说,没有什么是志在必得的。因此接人待物,也就显得自然大方。既不会被利益驱使过分地贴上去献媚,也不可能因为失算了彼此见了面连招呼都不打。

《编辑部的故事》播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群众见到葛优都亲热地叫他“冬宝”,就像我的女儿永远管赵薇叫“小燕子”。葛优也因为在这部戏里的精彩演出获得了由观众投票产生的“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奖。

记得在纽约拍摄《北京人在纽约》时,有一堂景是在艾未未的家里拍摄,那时纽约的中国人里正在流行《编辑部的故事》。未未那里也有一套,被姜文发现,拍戏间隙拿出来观看,轮到拍他的戏了,仍不肯放手,他说:你要不让我看完了,我心里闹得慌。

看完一集,姜文对我说:李冬宝这个角色非葛爷莫属。我要当评委,评演员这项奖时,条件只有一个,就是看这个演员演出这个角色是不是别人的演出不可替代的。什么叫“最佳”?“最佳”就是非他莫属。

写《编辑部的故事》之初,李冬宝的人选在我脑子里就只有一个人——葛优。剧本出来以后,按说作为编剧就算交差了,可当时的导演金炎打算从军艺表演系物色李冬宝,听说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要找英俊小生,最起码也是文绉绉的那种。这和我们笔下的李冬宝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我知道没有人比葛优更适合这个人物了。我找到中心的主任郑晓龙,一方面希望正在筹备《皇城根》的导演赵宝刚能和金炎联合执导,因为宝刚是最了解我们创作意图的人,也知道这出戏里的人物都应该是什么嘴脸。一方面我力主请葛优出演李冬宝。小龙喯儿都没打就说:必须这么办。你去找葛优去吧。

葛优.jpg

那时我和葛优不熟,不是不熟是根本就不认识,只是因为看了他在影片《顽主》里的演出,顿时觉得耳目一新,神交已久。我叫上王朔一起去找葛优,王朔虽然也和他不熟,但毕竟有过几面之交。那时王朔也真是好说话,叫去抬屁股就去了。撂现在,如果不是他亲自导演的戏,叫他去登门请演员是难以想象的事。

那是一个下午,我们按照王朔模糊的记忆摸到葛优住的那幢楼,到那儿才发现原来就在我曾经住过的楼的隔壁。因为不知道具体门牌号码,也没有葛优的电话。在楼里几经打听才找到他住的单元。敲门,没人应。再敲门,隔壁单元走出一位女士,是葛优媳妇的嫂子。说明来意后,嫂子告诉我们,葛优外出,估计快回来了。

我们回到楼下坐在我的摩托车上等,印象中后来还下起了小雨。大约等了一两个小时,王朔指着远处走来的一个人影说: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葛优真人。他穿一件咖啡色的风衣,戴一顶帽子,人看上去很瘦,所以显得风衣特别肥大,走起路来踢哩突噜。

见到葛优我就想笑,迫不及待箭步迎上去。他认识王朔,王朔把我介绍给他。葛优和《顽主》里的神色类似,也不是不热情,但显得很谨慎,你笑他不笑,一副莫衷一是的样子。王朔不是急赤白脸的人,没怎么多说话。我急着要说明来意,他让我们先等一下,在楼下的小铺里买了盒“金桥”烟。

我们一起上楼。从等电梯到乘电梯到12楼,穿过漫长的走廊,来到葛优家坐定,我一口气已经把来意说了个大概齐了。之后,葛优现出了矛盾的心情。

他说:我已经答应了张小敏,上她的《大冲撞》。正好和你们的时间冲突了。

我问他:你在那部片子里演什么角色?

他说:就演一个宾馆的经理,小配角。

我说:那我们这出戏请你演的是主角,一号人物。剧本就是照着你写的。

他想了想又说:能不能两部戏协调一下,都上。

我说:这不太可能,天天都有你的戏,你一走了,全剧组就得趴窝。

他真的为难了,说:要不就算了。我都先答应张小敏了,不上,就把人家得罪了。我也知道你们的戏有意思,咱俩初次见面不熟悉,王朔我知道,肯定写得错不了。可那也不能因为上一个戏得罪朋友啊。

我赶紧说:我你是不熟,不算朋友,王朔得算你的朋友吧。你上我们的戏得罪张小敏,那你就不怕上了她的戏得罪这拨朋友吗?

他忙说:我也不愿意得罪。

我说:那就好办了。反正都是得罪朋友,那你就权衡利弊吧,两害相权取其轻。上张小敏的戏,你得罪了我们,却只演一个配角;上我们的戏,得罪了张小敏,却演的是一个绝对的主角,而且保证戏一出来就炸了。主意你自己拿,我们等你的信。

事后,郑晓龙开玩笑说:他要不上咱们的戏,咱就封杀他。

那时还不像现在,遍地都是影视公司。那时的“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振臂一呼也是天下响应。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