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五个大庆孩子 登雪山致青春
责编:高姗    发布日期:2016-08-17 09:12:40

  五个年龄15至19岁的大庆孩子,成功登顶五千米雪山——四姑娘山大姐峰,磨练胆气,致敬青春;

  两名15岁少年成东三省登顶该峰最年轻“驴友”

攀登·长大成人

□ 本报记者 王翠

  贺泉钧、崔超、单思齐、张馨月、张行思,大庆的五名少年在这个夏天有了别样体验——登上人生第一座5000米雪山,致敬青春。

  7月17日,当有些孩子吹着空调、躺在沙发上玩iPad的时候,这5名少年在资深领队鲁树轩的带领下,克服严重“高反”,忍受强烈的紫外线“灼烧”,将四川省阿坝州四姑娘山大姐峰(海拔5038米)踩在脚下。这是大庆版的《长大成人》,这是百湖大地上成长起来的五个热血少年,他们“背向峭壁,面向太阳,逆流而上,倔强成长,哪怕长路迢迢,寒风刺骨,也要长大成人,变成誓言的模样”。


 

RB10BRB10BC817_meitu_1.jpg

  长大

  张馨月:不是战胜雪山,是战胜自己

  登顶大姐峰的五人中,年龄大的贺泉钧、崔超、单思齐,不过十八九岁,刚刚参加完高考,已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年龄小的张馨月和张行思两人,只有15岁,初中刚毕业,即将步入高中。

  “通过正规途径登顶四姑娘山的‘驴友’都有资料可考,15岁的张馨月和张行思属于东三省登顶大姐峰中年龄最小的。”鲁树轩告诉记者,攀登四姑娘山必须在我省登山协会和四川省登山协会备案。从现有的记录来看,登顶大姐峰的东三省“驴友”中,张馨月和张行思是年龄最小的。

  作为此行唯一登顶的女孩子,张馨月的表现尤其让大家刮目相看,用贺泉钧的话来说,“是惊艳。”

  张馨月的妈妈——同样是户外爱好者的“心情”此次随女儿同行。

  在大峰营地,“妈妈,我想放弃。”当张馨月被“高反”折磨萌生退意时,“心情”这样对女儿说:“姑娘,如果你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决定下撤,妈妈也不会丢下你,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但是,你想想,咱们跨越七八个省从黑龙江来到四川,你要战胜的不是一座雪山,而是自己!你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必须放弃的地步吗?”

  听了妈妈的话,张馨月转过身默默流泪。一分钟后,她说:“妈妈,我能坚持!”

  作为母亲,“心情”也承认自己心挺狠的,但她对记者说,当时必须这么做。“探险者能得到人间罕有的‘财宝’,可谁知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辛苦?又有几次险些丧命于幽深丛林、险些坠足于骇人峡谷?只有经历了历练的探险者,才可以找到让人惊羡的‘财宝’。这次历练,是我送给馨月升高中的入学礼,相信也是她人生道路上的一笔财富。”

  据记者了解,在我市,有很多像“心情”这样的父母,他们敢于放手,让孩子走出家门,去大自然探险、历练,希望孩子更有胆气,更有意志力……不是这些父母太过残忍,而是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爱孩子。

  长大

  张行思:用登山经历“搞定”国际面试官

  15岁的张行思,是这五个孩子里“高反”最轻的,所以这次的登山对他来说相对要容易一些。登顶后,他第一个下撤到大本营,随即发了一个QQ状态“最美不过高原红……我这双手算是废了……”

  原来,他没有预想到高原紫外线如此强烈,加上登顶后非常疲惫,连从背包里掏手套的力气也没有了,更别说抹防晒霜,所以手部被晒伤。

  “没想到紫外线灼伤会那么厉害,我的两只手通红,暴露在阳光下感觉很疼,后来就逐渐变黑、爆皮。”谈起这次登顶,面对记者的张行思滔滔不绝。但是,在2014年与记者初识时,他的性格并不开朗。如今,他不仅战胜了海拔5038米的雪山,还获得了今年的新加坡奖学金项目。记者搜索资料获悉:此项目由中国与新加坡教育部共同签署备忘录,考取该项目的学生将获新加坡政府全额奖学金70万人民币,今年在我省录取男女各九人,张行思是其中之一。

  “面试时,虽然知道必须对面试官充分展示自己全面发展的良好形象,不能表现得像个书呆子,但我却因一向寡言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聊起了登山,我找到了自信,开始滔滔不绝。那时,我就知道申请“有戏了”,因为我留意到当时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因我的讲述而聚焦在我身上,全神贯注地听我讲。终于,我得到了国际面试官的认可。”

  鲁树轩告诉记者,张行思的父母因为不希望儿子成“书呆子”,两年前就让他接触户外运动,且挑战难度一次比一次大。这是他第一次登雪山,回来之后,明显感觉他开朗了,爱说爱笑了。

  成人

  贺泉钧:累到生无可恋,反觉内心充盈

  “妈,我正站在海拔5038米的雪山上给您打电话。”成功登顶四姑娘山大姐峰时,19岁的贺泉钧格外兴奋,已经完全忘记了在此之前,强烈的“高反”带来的头痛欲裂、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等症状,他甚至还躺在地上问领队:“我会不会‘挂’在这儿啊?”

  其实,早在登顶的前一天下午,刚刚到达海拔4300米的大姐峰营地时,“高反”就“盯上”贺泉钧了。

  “今天晚上,你们能吃好、喝好、睡好,就是胜利。”鲁树轩对孩子们说。

  “这有啥难,饿了就吃!”贺泉钧没当回事,可是吃完之后他就感觉吃“顶着了”,想吐,又怕吐完了更难受,只能回帐篷里躺着。“我和单思齐住一个帐篷,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把他踹醒。”

  第二天凌晨4点,一夜未眠的贺泉钧与队友一起登顶,仍是黑夜,只有月光、星光及登山者的头顶灯闪烁。最开始时,可能走得有些急,他感觉头很痛,多次休息后有所好转。

  “我发现了快速大口呼吸可以减缓头疼,但这让身边的人认为我要不行了。”走了近两个小时,踏过无尽的乱石,终于到了垭口,此时天也亮了起来,抬起头便可以看见四姑娘山的四座雪峰及远处的贡嘎雪山。可是,伴随壮观的风景而来的是更加严重的‘高反’。”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那是我有生以来身体上经受过的最大痛苦。”贺泉钧步伐变得缓慢,休息次数和时间都在增加……山顶似乎不远了,这时谁也不会说放弃,脑中也没有‘我一定要登顶’,‘一定要征服这座山’之类的想法,只是一步一挪,向上蹭,时有休息,语言交流也不似之前那么多,只因说话都要喘个不停。7月17日8时25分,贺泉钧终于登顶。

  “我喜欢徒步、登山,每次那似都要累得生无可恋;我喜欢露营,却从没在帐篷里睡过一个好觉;虽说从未遭遇危险,但继续的话可说不准会碰到什么。的确,我在“找虐”,可是“被虐”的同时,我收获的不仅仅是风景,更是内心的充盈。”贺泉钧说,跟很多户外前辈一样,每每处于极端环境中,我都会想这次回去了以后就不出来玩了。可等回家修整一段时间后,又背上行囊,开始了新的旅程,“我想,我还会继续‘虐’下去。”

  成人

  单思齐和崔超:不疯狂,枉青春

  鲁树轩告诉记者,这五个孩子中,“高反”最严重的是18岁的单思齐,刚到日隆镇就“吐紫水”了,历经四个半小时登顶后,他还流了很多鼻血。

  但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单思齐都没有对记者提起这些。他说,自己和贺泉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这次登山,晚上同住一个帐篷,在大姐峰垭口同时掉队,在最困难的时候,两兄弟“你帮我拿水,我给你拿葡萄糖”相互扶持前行;他说,一路上总能遇到好心的叔叔阿姨,耐心地告诉他们五个人如何调整状态、保存体力,他当时最大的感受是“天下户外一家人”;他说,因为这次登山经历,让他的18岁很疯狂,很有意义,很与众不同。

  同样18岁的崔超告诉记者,尽管这次登山装备齐全,防护措施到位,但他还是被日光灼伤了,尤其是下山时,每走一步都感觉全身的血往上涌,头疼欲裂……这次登山让他“再一次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也让心胸变得更开阔了。有了这次经历,不枉年少。”

  也许,很多人不理解几个少年的行为,觉得他们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然险恶。但是,五个少年说,他们是“有备而往”,在这个年龄登顶雪山也许有些疯狂,但绝不鲁莽。这是他们的成长之旅,经受了重重困难考验,才有今天的成长蜕变,也使他们从中体悟到长大成人的真谛。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