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大奖导演带您逛逛凤凰山
责编:高姗    发布日期:2016-07-07 08:28:16

走进凤凰山

屡获国际电影节大奖的导演于广义如此描述这座原始的、带有文化气息的、别样的大山

□本报记者 王明明

RB12BRB12BC707_meitu_1.jpg

人有姓,山有名,这里原来叫“大石头河”

  一百多年前的1895年,山河屯林区开始采伐。伐木人沿拉林河沿岸逆流而上,不知走了多少天,来到了一片平坦的林地。抬眼望去,参天的大树下野花盛开,野鹿在鸣叫奔跑,人参成片地生长。伐木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谁都不想走了。

 

  登上凤凰山,常有游人感叹“国内外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却不知道家门口还有这样一块神奇的宝地。”于广义告诉记者,每次走进那片林海,总能闻到森林中一股“苦叽叽的甜味”。五常当地林业职工的收入并不高,可寿命却很长,活到八九十岁的人很多。

  凤凰山属长白山脉张广才岭,是拉林河的源头。这里森林茂密,渔猎人等过往歇息颇感欢喜,故称此地“欢喜岭”。1913年建县,“五常”得名于儒教“三纲五常”——仁、义、礼、智、信。

  据于广义介绍,凤凰山在十几年前还是深山中的一个林场,原名“大石头河”。一百多年前的1895年,山河屯林区开始采伐。伐木人沿拉林河沿岸逆流而上,背着背夹子和椴树皮背筐,里面装着米和盐。他们不知走了多少天,来到了一片平坦的林地。抬眼望去,参天的大树下野花盛开,野鹿在鸣叫奔跑,人参成片地生长。伐木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谁都不想走了。放下行囊,在一棵长了几百年的大树上绑了一块红布,全体伐木人随着“把头”一起跪下。“感谢山神爷给了我们这片风水宝地。我们不求金山和银山,只求人马保平安……”给山神爷叩拜完毕,一个伐木人说:“人记姓,山记名,咱们给这山起个名吧。”回身望着湍急清澈的河水,里面布满一块块卧牛般的大石头,水里穿梭着成群的大细鳞鱼,“把头”说:“叫大石头河吧。”大石头河伐木场由此得名。后来这里又改名为前进林场,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现更名为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

  凤凰山海拔1690米,是黑龙江省最高山。初夏旅游时节仍然能看见未融化的冰雪,游人踏着冰雪闻到的是花香。大峡谷的瀑布落差近百米,抬头望去像一条银河垂挂在天上,轰鸣伴着飞浅的泉水使人感慨:“好山好水好地方!”山顶到林场25公里,海拔相差千余米,乘车下山,好似有坐飞机降落的感觉。看窗外的植被更是神奇,山顶是大片的云杉、冷杉和苔藓植物;几分钟后车窗外一下温暖了许多,掠过的是长白山阔叶林带。林中野花盛开,彩蝶成群飞舞,小溪边盛开的驴蹄草花,根埋在水里,花和叶浮在水上。一路经历四季变化。

  于广义讲起凤凰山过去的故事是那样津津有味:“从前,很少有人登上过山顶。据说,‘登顶第一人’是个张姓猎人。他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闯关东来到这里,一辈子以挖参、打猎为生,林场人叫他张盲流。张盲流常用山东话描述山顶的景色:山顶是一块很大的平地,马鹿、狍子、岩羊成群,还总能看到虎的脚印和粪便;百岁的松树还没有人高,夏天的野花望不到边。站在山顶能看到一百多里地以外,东面是大海林,南边是吉林通化……张盲流每次登上凤凰山顶都会坐在那里向南久久眺望。他望着吉林好像又看到了辽宁。从辽宁营口坐海船便可回到山东老家,妻儿还在那里……

  “张盲流冬天打猎,夏天种地,秋天放山(挖人参)。挖参说道多,放山前要上香,敬拜山神。张盲流的心是诚的,他希望能挖一棵‘大棒棰’,挣了钱就回关里老家颐养天年。

  “半个世纪过去了,张盲流当年挖的鹿窖还在,旁边还立了块介绍的牌子。只是鹿窖比当年浅了许多,周边垒的圆木已经腐烂,窖里渗了许多水。上世纪八十年代蕨菜出口日本,收购价格很高,上山采一天蕨菜的收入顶林场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全林场能走动的人全上山了,山腰上的蕨菜采光了,就往山顶爬。人们带着锅和米登上山顶,用塑料布搭起窝棚。从此神秘的凤凰山走进了人们的生活。”

 

百年历史涵养出“木帮”文化

  他们一个冬天要干的就是,把山顶上伐下的圆木用马爬犁运下山,这个行当叫“木帮”。

  于广义说,山河屯林区自1895年开始已有一百多年的伐木历史。1903年沙俄修建中东铁路时曾在这里釆伐过木材。“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又在这里折腾了十多年,修通了一条一百多公里的森林铁路,用以采伐已经进入凤凰山脚下的深山区。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小火车载着人们丰衣足食的梦想一列列开来。人们背着铺盖,穿着粗布棉袄,怀里揣着故乡的泥土走进这片大山。他们把泥土倒入水缸,用棍子搅拌一下,便在大山里伐树盖房、开荒种地、生儿育女。

  于广义告诉记者,每年冬季是林区最好的伐木季节。林场周边有马的农户串联起来,两人一组,一匹马拉一张爬犁。备足一冬的粮草,在“把头”的带领下,少则几十多则上百人,进入深山开始一个冬天的伐木。他们钻进入冬前盖好的窝棚。窝棚属半地下穴居,向地下挖一米深,周边用圆木垒起,外面填上土。窝棚里是两个对面的大通铺,中间过道处用砖搭两个炉子,山里木头多得随你使劲烧。他们一个冬天要干的就是,把山顶上伐下的圆木用马爬犁运下山,这个行当叫“木帮”。一百多年来,年年如此,没有改变。只是当年俄国人留下的大肚子锯,和日本人丢下的弯把锯换上了电锯。窝棚上面的树皮、茅草和松枝变成了塑料布。人和工具的名称仍然掺杂着俄语和日语。

  伐木是极辛苦又危险的营生,山里山规也很多,犯忌的话不能说,上山下山要请人看日子。东北人受萨满习俗的影响较深,认为山石树木、飞禽走兽万物有灵,不能冒犯;修路放炮前要跪下拜石头爷,伐倒后的树桩不能坐,因为那是山神爷的饭桌子……人们对这片森林充满着敬畏,特有的环境形成了独有的习俗,封闭使习俗得以保留。

  “山是万宝山、川是米粮川,今日老少爷们儿来拜山,不图金山和银山,只求人马保平安……”木帮开山前都要祭拜山神,一百多年没有改变。不同的是无节制的采伐索取让这片森林再也无法承受。

  为了青山常在,国家开始了天然林保护。2004年,在大规模采伐的最后一个冬天,于广义带着电影设备回到阔别18年的家乡,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纪录影片《木帮》。拍摄地点就是凤凰山景区停车场南面的黑瞎子沟。影片真实记录了冰天雪地里,人马为伴的伐木生产和生活,还有人们的信奉和习俗。木帮这个古老的行当在现代社会里如同春天里的一座冰窟,终将崩塌,融化…… 于广义说,山河屯林区自1895年开始已有一百多年的伐木历史。1903年沙俄修建中东铁路时曾在这里釆伐过木材。“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又在这里折腾了十多年,修通了一条一百多公里的森林铁路,用以采伐已经进入凤凰山脚下的深山区。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小火车载着人们丰衣足食的梦想一列列开来。人们背着铺盖,穿着粗布棉袄,怀里揣着故乡的泥土走进这片大山。他们把泥土倒入水缸,用棍子搅拌一下,便在大山里伐树盖房、开荒种地、生儿育女。

  于广义告诉记者,每年冬季是林区最好的伐木季节。林场周边有马的农户串联起来,两人一组,一匹马拉一张爬犁。备足一冬的粮草,在“把头”的带领下,少则几十多则上百人,进入深山开始一个冬天的伐木。他们钻进入冬前盖好的窝棚。窝棚属半地下穴居,向地下挖一米深,周边用圆木垒起,外面填上土。窝棚里是两个对面的大通铺,中间过道处用砖搭两个炉子,山里木头多得随你使劲烧。他们一个冬天要干的就是,把山顶上伐下的圆木用马爬犁运下山,这个行当叫“木帮”。一百多年来,年年如此,没有改变。只是当年俄国人留下的大肚子锯,和日本人丢下的弯把锯换上了电锯。窝棚上面的树皮、茅草和松枝变成了塑料布。人和工具的名称仍然掺杂着俄语和日语。

  伐木是极辛苦又危险的营生,山里山规也很多,犯忌的话不能说,上山下山要请人看日子。东北人受萨满习俗的影响较深,认为山石树木、飞禽走兽万物有灵,不能冒犯;修路放炮前要跪下拜石头爷,伐倒后的树桩不能坐,因为那是山神爷的饭桌子……人们对这片森林充满着敬畏,特有的环境形成了独有的习俗,封闭使习俗得以保留。

  “山是万宝山、川是米粮川,今日老少爷们儿来拜山,不图金山和银山,只求人马保平安……”木帮开山前都要祭拜山神,一百多年没有改变。不同的是无节制的采伐索取让这片森林再也无法承受。

  为了青山常在,国家开始了天然林保护。2004年,在大规模采伐的最后一个冬天,于广义带着电影设备回到阔别18年的家乡,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纪录影片《木帮》。拍摄地点就是凤凰山景区停车场南面的黑瞎子沟。影片真实记录了冰天雪地里,人马为伴的伐木生产和生活,还有人们的信奉和习俗。木帮这个古老的行当在现代社会里如同春天里的一座冰窟,终将崩塌,融化……

 

“把头”变成了森林的守护者

  旅游的灵魂是文化,这个地区有一百多年的伐木历史。参帮、猎户、土匪和伐木人,曾是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这些都是凤凰山旅游发展宝贵的人文资源,也是黑龙江冻土文化的组成部分。

  凤凰山景区开发初期正是林区经济转型最危困的时候。第一批探险者背着干粮由猎人当向导,无数次实地踏察论证。每次上山都要做好露营准备,天黑了,他们身披塑料布围着篝火熬到天亮,冷了喝口白酒。几回走进原始森林迷了路,最后绕到了吉林境内。

  大峡谷踏察坡陡路滑,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路。峡谷两岸是直立的山崖,人走在上边稍有不慎就会掉下来,只能顺势跳到深水里,从冰冷的河里爬上岸。工人说:“场长呀,这一下子若上不来能不能给我算个烈士呀?”场长说,“你可得给我好好活着,等凤凰山发展起来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终于,凤凰山被建成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名扬天下,引来八方贵客。

  于广义说,这里要提到一个人。他叫李彦国,林场人叫他小名“二乐子”。十年前他是电影《木帮》中的把头。他十六岁接父亲班成了林场工人,人缘好、有组织能力,每年冬天带百十号人马进山伐木。如今,他放下了伐木工具,成了国家森林公园的管理者。起早摸黑地领着他的木帮兄弟们在景区搞开发建设。山还是那座山,人还是那帮人。他们由伐木人变成了森林的守护者。人们现在看到的凤凰山只是开发出来的一少部分。通往原始森林和“外星人降落点”的道路正在施工,今年夏天将向游人开放,更好的景区开发已在筹备中。

  十年来的电影拍摄,于广义往返于大庆到凤凰山和各大国际电影节颁奖地之间。他由一个大山里长大的孩子,成为国际电影界屡获大奖的导演。他感恩父母和家人,也感恩家乡的土地。

  这十年经历了凤凰山旅游的快速发展,于广义说:“旅游的灵魂是文化,这个地区有一百多年的伐木历史。参帮、猎户、土匪和伐木人,曾是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这些都是凤凰山旅游发展宝贵的人文资源,也是黑龙江冻土文化的组成部分。”艺术和市场怎样结合,文化产业如何打造?带着这样的思考,2014年百年庄园落成了。这是一家以东北林区伐木文化和狩猎文化为特色的主题性宾馆。老猎枪、滑雪板、兽皮还有伐木用的工具,向人们述说着这里的过去。正如一位入住过的客人说的那样:“百年庄园已经超越了宾馆的概念,这是一个有文化的宾馆,某种意义上讲代表着黑龙江旅游发展的方向。”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