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你家的高三学生还好吗
责编:    发布日期:2016-01-20 14:45:07

  ■我市心理门诊青少年就诊率比上个月增加了两成,以高三学生居多

  ■失眠、焦虑等心理问题在高三学生中十分普遍,不少学生已患上精神疾病

  你家的高三学生还好吗

  □ 本报记者 王明明

  进入腊月,中小学生已经进入寒假的闲适中,但高三学生并没有放松紧绷的神经,还在全力备考阶段。

  记者走访大庆市心理保健调适中心和市心理医院门诊科发现,1月份以来,心理门诊中青少年就诊率比上个月增加20%,且绝大多数为高三学生。记者从我市几位给学生做心理咨询的心理咨询师处了解到,不少高三学生的心理问题严重,已经不仅是失眠和考前焦虑那么简单,有的学生甚至出现了自残和躯体化症状,严重危害身体健康,甚至危及生命。

  案例:曾经的优等生用刀割手腕

  看到佳莉(化名)的第一眼,心理咨询师周正红就发觉这个长相秀气的女孩有点儿不对劲,虽然她很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但眼神的异常让经验丰富的周正红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在心理咨询师的引导下,佳莉逐渐打开了话匣子。

  佳莉家在农村,从小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是爸妈的骄傲。“我初中的时候真的很快乐。”那个时候,佳莉学习很轻松,而且成绩也不错。她的父母考虑到市里的教学水平好,怕继续在县里上学耽误了成绩优异的孩子,于是托人找关系,花了不少钱,将佳莉转到我市一所重点高中借读。进入高中后,佳莉在学习上渐渐地感到力不从心了,加上周围的同学都很刻苦,晚上学习到十一二点已经成为常态,她开始自卑起来……上课时,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会脸红心跳,大脑一片空白。到了高二下学期,学习成绩下滑得很明显。

  佳莉说,不少同学都很有钱,他们都是本地人,用好的,穿好的,学习也好,她觉得自己无论多努力都赶不上他们,有时还会被嘲笑。

  上次模拟考试,佳莉一下子跌到了班级的四十名,这让她彻底崩溃……她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佳莉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喊:“救救我!”并说她的父母要害她。无奈,佳莉只得被送到心理医院接受治疗。

  周正红说,佳莉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发病早期父母不在身边,没有及时发现孩子的心理变化,从而耽误了病情。其实,高中时期的孩子处于青春期,十分敏感,个别孩子还很叛逆,若家长不能及时发现孩子的情绪波动,及时疏导,很容易造成终身悔恨。

  现状:每天超三位高三学生走进心理门诊

  距离高考虽然还有一段时日,但有些考生在高二时就出现了很多心理问题。记者从市心理医院门诊科了解到,元旦过后是高三考生心理咨询的高峰期,平均每天超三人。大部分考生是意识到自己的焦虑情绪后独自前来就诊,也有部分考生因症状较明显被家长发觉后由家长陪同前来。

  前来咨询的考生反映的问题主要是失眠、头晕、精神差、记忆力衰退、注意力不集中等。主动前来咨询的考生大多自我要求较高、成绩较好,因害怕无法达到高考目标而产生焦虑、慌张情绪。他们当中以住宿生居多,通常因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焦虑所以选择单独就医。由家长陪同咨询的考生也不在少数,这些考生大多症状较明显,被家长发觉后才被动就医,治疗难度相对较大。

  大庆市心理保健调适中心成人心理单元主任彭龙颜说,因焦虑导致的失眠是我市高三学生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不少考生会用安眠药改善睡眠质量。但彭龙颜表示,虽然遵医嘱服用安眠药基本上没有危险性,但这种做法持续时间不宜过长,解决考前焦虑的根本途径是学会自我疏导。

  周正红曾在我市让胡路区某重点高中当心理辅导师,她惊讶地发现,心理问题躯体化在学习压力较大的高中表现得很明显。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与学习压力大有关系,比如学习压力大转化为躯体化障碍,多表现为胃痛、晕倒和身体发痒等。调查时发现,有些中学生一走进教室就胃痛,但是到很多医院就诊后,并未发现胃部有器质性病变,最终诊断为心理问题。

  表面上,孩子顺从大人的意志做事,但是内心却有各自不同的感受,那种感受如果是烦恼、无奈、疲累、压抑等负面情绪的话,对孩子影响非常大。但是因为孩子并不明白这些情绪的危害,家长也因为孩子表面的“听话”而忽略这些的话,孩子的负面情绪积压得越来越多,且得不到宣泄,时间一长,有的孩子就有了“心理问题躯体化”现象,严重者则有自残的表现。

  诊治:家长“包办”是无声的压力

  在临近高考时,学生心理濒临崩溃的案例并不少见。周正红介绍说,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少家长在做心理咨询时觉得特别委屈,“为了孩子我掏心掏肺,他怎么成了这样呢?”更让很多家长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对于孩子成绩的下降,他们通常都会“宽容”地说,“没事没事,下次注意点就好了!”孩子怎么还会“想不开”呢?

  面对中高考,一些家长往往比孩子更着急,虽然对着孩子“强颜欢笑”,对着孩子说一些类似“考不好也没关系”的话,但实际上孩子能够感受到父母的这种焦虑,而这种焦虑更会在家庭成员中“传染”。“其实孩子是相当敏感的,他们能听到父母心里的真实话语。”在孩子的眼里,那些实际上很在意成绩、却依然装作若无其事对着他们说没事的家长,显得非常“虚伪”,所以那些宽慰的话听到孩子的耳朵里更加显得苍白无力。

  “你只管学习就好,其他的事不要操心。”在许多家长看来,把孩子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让孩子一心一意去学习就是爱,但他们却不知道,这样的爱对孩子来说却是负担。“家长这么说,嘴上说是对孩子的爱,内心却有一种自私的想法。”周正红分析说,这样的家长不想让孩子长大,希望孩子永远都听话乖巧,他们让孩子只管去学习,因为这是唯一一件他们不能代替孩子去做的事情。而对于孩子来说,这也是他们现阶段唯一可以报答父母的方式,一旦自己的学习效果达不到父母的预期,内心的愧疚就会对孩子造成沉重的压力,让他们痛苦不堪。”

  追溯佳莉的成长经历也是如此。佳莉告诉心理咨询师,父母从小就非常溺爱她,自己的日常生活基本由父母“包办”。在周正红看来,父母觉得自己的“包办”是帮助孩子节省下了一切学习的时间,但实际上却无声地把压力强加给了孩子,一旦孩子成绩下降,就会让他们陷入恐惧、内疚、自责甚至愤怒。

  对策:保证休息时间,摆脱“爱心压力”

  作为家长,到底该怎么做?彭龙颜说,一个合格的家长首先要分清自己的角色,家长既是一个社会人、一个员工、一个家长,又是妻子或丈夫、女儿或儿子,当他同样重视自己所扮演的每一个角色时,就不会总是以“家长”这样强势的角色出现在孩子面前。但现在,许多家长把70%甚至更多的关注度放在了“家长”这个角色中,这样的偏重自然就给孩子增添了不少负担。

  只有当父母摆正了自己的心态,才能真正去宽慰自己的孩子。如果这个时候考生出现了紧张情绪,家长该如何帮助他们缓解呢?

  “与其嘴上说没关系,放轻松,不如去倾听。”心理医生建议家长,当孩子处于焦虑状态时,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种焦虑说出来。“家长一定要想办法让孩子说出来,千万不要认为孩子是在关键时刻没事找事,只要孩子能说出来,就是减压。”运动也是不错的方式,每天学习很累的时候,哪怕10分钟的跳绳,也能排解掉一部分的负面情绪。

  此外,在高考前,家长大幅度压缩孩子休息时间的做法是不提倡的。彭龙颜建议,临考这个关键时期,家长应该让孩子得到足够的休息,把孩子当成朋友,对其敞开心扉,聆听孩子的心声;适当询问孩子的学习情况,但不宜过度频繁;最重要的是用平常心对待高考,把它看成是一场普通的考试。如果家长有这种想法,考生们的心理压力自然有所缓解。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媒体的宣传报道,近年来考生父母对待高考的心态已逐渐平和,不像以前那般紧张,以免增加考生的心理压力。现在,对孩子造成“爱心压力”的不是父母,反而是爷爷、奶奶等老一辈。尤其是在独生子女家庭,四位老人同时特别关心考生的饮食、作息,这种情况更容易增加考生的心理负担,带来心理上的压力。让高中生得到良好的心理疏导,还需要更多家人的一致努力才行。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