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热线:0459-6696666 电子报 | 订阅本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第一时间  |  民情播报  |  书香大庆  |  县区三农  |  创新讲堂  |  微商联盟  |  道德力量  |  全部栏目
记者在一线 | 解码政能量 | 企业用工连连看 | 别出新财 | 企业发展月月谈 | 财经话题 | 经济观察 | 敲边鼓 | 油化时讯 | 那井那人 | 基层日记 | 人物素描 | 晒幸福 | 律师在线
经济热闻 | 新360行 | 开庭 | 健康讲堂 | 拍案惊奇 | 圈子故事 | 本地热博 | 吃香大庆 | 砖业评论 | 暖心话聊 | 闲闲书摘 | 微茶馆 | 周末书评 | 俗人说事 | 民生故事 | 午后时光
旋 律
责编:潘爽    发布日期:2016-07-31 18:06:32

  旋 律

  ——大庆市第四十二中学“校园原创歌曲风潮”现象解析

  □本报记者 白玉兰 文/摄

1.jpg

2.jpg

  6月30日,中央教育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等相关媒体来到大庆市第四十二中学专访。

  一座普通的中学,因何引起国家级媒体的关注?

  因大庆市第四十二中学(以下简称四十二中)有个“校园原创歌曲风潮”现象。

  2015年,四十二中开始萌芽校园原创歌曲活动。“原创”,就是“自己写”。校长写校歌,班主任

  写班歌……恰同学少年写青春之歌……学生唱校长写的歌、唱老师写的歌、唱自己写的歌……一年多之后,全校2000多名师生及家长、社会各界人士都参与进来,形成了四十二中校园原创歌曲风潮现象:每天清晨7时、午后13时35分,全校2000多名师生,同声唱响……年级与年级、班级与班级、学生与学生、教师与教师……各种形式的关于校园原创歌曲创作、演唱比赛形成常态。

  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主任编辑白英认为:“在时下大家眼睛都向分数看的氛围中,一座北方城市的一所普通的中学,能有这样的眼光,并且取得了这样的成果,着实让人震撼。

  近些年校园歌曲与儿童歌曲创作荒芜,中央电视台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一直都在努力推广,但都限于一个活动,一台节目。像四十二中这样,始于校园,生于师生,在我们了解的范围内,全国都少见。且从师生参与度及热情度,到校园原创歌曲的积累量,到校园的精神面貌,都让人充满希望。”

  “首先有一个问题: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校长?

  他为什么要搞校园歌曲创作和传唱?他的初衷是什么?

  为什么要唱自己的歌曲,为什么要形成校长、家长、孩子、教师,共同成长的环境……”

  1、如此校长

  2015年初,记者就曾走进四十二中采访。从那之后,一直以观察者的视角关注此事的进展。

  不可否认,校园原创歌曲现象“旁逸斜出”,且在应试气氛依然浓厚的情况下,必将拷问社会对它的回应。

  一年多的采访,从中可见一种现象——校园原创歌曲拽动了“全社会”的目光。这似乎在意料之外,但却在情理之中。虽然相较于其他社会组成元素,学校偏安一隅,比较单纯。但事实告诉我们,它拽紧人心、深入社会肌理的程度,尤其深刻。

  从萌动、发生、发展……从无到有,到社会对它的反应……四十二中的“校园原创歌曲风潮”作为一种现象,出现在大众面前。此事的发生也引发了多方思考,反追教育本质。

  采访对话摘录:

  记者:“校园原创歌曲”得到市文化部门的关注?

  张岐军:是。全校因此备受鼓舞。2015年夏,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冬来到四十二中观看演出,调研指点,给予奖励,并把四十二中作为唯一一所被推荐演出的学校,在2015全市激情之夏文艺汇演上演出。

  记者:社会对这件事的反应广泛,是在您意料之中?

  张岐军:当然不是。乍一开始,家长反对,老师反对,学生也反对。但没想到,它首先得到“外围”的支持,牵动范围特别广。市文联主席柳庄、市文联党组书记王璟、市作协主席李云迪、市音乐家协会主席刘振华等各界人士都给予了关注和支持,鼓励我校师生。

  记者: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张岐军:我去汇报,到处宣传。记者:为什么这样做?

  张岐军:我希望它受到关注。记者:为什么叫“风潮”?

  张岐军:“这是一场‘战争’。”或者说,我们的目的是让更多的学校都兴起来……

  “真实永远取决于观察主体,不要在生活中寻找你要的东西,而要努力感受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央视已故知名电视人陈虻这句话,始终萦绕在记者追访的过程里。

  5月16日,张岐军一早打来电话,说他刚从北京回来,希望能见面谈谈。16日早7点,记者就随着他们(另有副校长刘振禄)的车出发了,但他们并未直接回校。

  整整一上午,记者随他们到教育局、到相关部门汇报。见这个激情得有些“幼稚”的校长,年逾50,四处奔走……讲他的孩子们,讲他的学校,讲他们2000多师生的校园原创歌曲……

  一个直接的感受:他如果不做这件事呢?可能,他可以很有“正事”,很“威严”,坐在他的学校里,不需担心是否受到质疑……

  “我这次去北京,见了一些教育界人士,有颠覆性的认识和反思:校园原创歌曲也不该仅是简单的校园风,根本还在于要跟上青少年心理发展的规律,也就是生命成长规律,那些‘朦胧’的,也得唱。

  因为我们不能自欺欺人,你不给孩子这样的环境,他自然就去找网络,你把他当作一个器具,不去沾染社会不良风气,那是掩耳盗铃……”

  记者:据说,第一首原创是您写的:“叮铃铃,叮铃铃,下课铃声不断响,老师还在不停地讲,讲啥我们没思量没思量,心儿早已飞到操场上。”这首出自校长的歌,内容简单,但值得玩味。

  张岐军:孩子们都喜欢这首歌,都来找我,跟我可好了。

  记者:诸事开头难,在当初家长、教师、包括学生都反对一片的情况下,大家因为什么又都与您站在了一起?

  张岐军:我比喻我们几个(校领导班子)是点火的。我们把火点着,然后我们跑了,但这时候他们已经“入套”了……点的火,就是“挑起竞争”。年级与年级,班级与班级,学生与学生,老师与老师的竞赛……到后来,都忘了最初的质疑与纠结。

  记者:“过日子,哄孩子,‘玩’工作。”这是您在自己的作品《滴水集》中谈到的一个教育理念。这个理念,跟“点火”对上了!

  张岐军:过日子,强调责任;哄孩子,强调爱心;“玩”工作,强调心态。简单说明,工作不是一个人做的,需要团结合作;工作不是一时就能完成的,需要忍耐坚持;工作不是回避矛盾,需要学会面对。

  2、我的心是张开的

  一次去学校采访,一群孩子把一个五十多岁、身材很壮的男老师团团围住。一个瘦小的女孩认真地跟他谈判:“吕老师,跟你商量个事儿!”“啥事儿?”“给我们上一堂课去。”

  “学生们喜欢我,就是因为原创歌曲活动。”吕荣发,具体落实“校园原创歌曲”活动的四十二中校办主任。

  他说起始末——

  “十八大以来,国家对素质教育的要求逐渐渗透进来。2014年底,国家有个关于美育教育的项目,我们请市音乐家协会主席刘振华策划了校园原创歌曲这个方案,最后没申请成功。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意识到一个存在已久的问题——现在适合少年儿童唱的歌特别少,成人化的歌曲多学生愿意唱的少,有些靡靡之音,还得回避,平时要开展这方面的活动,音乐老师愁的啊,唱点啥啊?找不到。

  我们决定自己开展。校里提出口号:‘还我纯真活泼童年,放飞多彩靓丽青春’。

  2015年2月份正式启动,之后就向全校学生征集歌词,果然有学生自发来应征。其中初一(4)班党文杰同学创作的歌词《花一样的年纪》被同学广为传唱,很快在校园唱开了。

  活动开展了,质疑与反对声也都来了。尤其是老师和家长。怎么推动下去呢?去说服去理论?我们决定不说也不解释——去做!搞PK,搞比赛!

  比如升旗仪式,我们在国旗下唱响校园原创歌曲,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展示,每周每月还有全校性统一展示。

  一个月后,一位年级主任急匆匆地来找我,我看着他笑,知道他沉不住气了。果然,他居然说,他自己也要参赛!当初他可是最反对的那个人:‘那玩意不耽误中考,不耽误学习吗?’

  现在他不服气,说:初一那群小学生,歌声嘹亮得让人心急。其实是初一那群孩子的精神面貌让他受‘感染’了!

  ‘火’被点起来了!

  从校领导到中层主任、班主任都开始参与歌词创作,学校通过‘阳光合唱团’和音乐课对全校学生进行教唱。不到几个月,校园原创歌曲PK热起来了,各个班级互不服气,你好我比你更好……后来,就全起来了,我记得共搞了13项活动,哪一项说实话也不容易……”

  副校长刘振禄:“累得不行了,但上了套了。”

  6月初,记者再次去四十二中。站在走廊里,听一个一个班级唱,走过一个个班级看,全校2000多师生同唱起数学老师刘雪林作词作曲的《尽情happy》——“……老师不要骂我没心肺,我要尽情HAPPY……”

  每天清晨7时、午后13时35分,四十二中全校唱响同一支原创歌儿,此情此景,闻者无不被打动!

  “……我们班有28个家长参与了创作,写了29首,有个家长一个人写了两首……”初三六班班主任罗建华说,“班里一个小男孩对我说,老师啊,唱起歌,我的心是张开的——”

  “我们得到很多人的赞赏,也遭到过质疑。但是我们认为,分数是一种自然而然生成的果实,因为只有土壤非常肥沃了,那分数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校长张岐军、书记刘玉华、校办主任吕荣发……都是年逾五十的人。他们在说这些的时候,非常认真。

  2015年中考成绩出来了,四十二中全市前10考进两个,前100有8名。而且考第一、第二的都是歌词写得好的。

  元旦颁奖晚会,家长全来了,参与到原创歌曲汇演中,今年(2016年)总体升学率100%,第一批次入段率74%。

  3、什么时节做什么

  胡适说过:“要那么收获,先那么栽。”6月30日早7时,《原创歌曲,唱响阳光校园》——“大庆四十二中校园原创歌曲汇报会”在校内礼堂内进行。央视及多家媒体,家长、社会各界都在现场。

  现场,大庆市教师进修学院为四十二中颁发了大庆市“十三五”教育科研课题任务下达书。让胡路区教育局长刘长美号召全区推广四十二中经验。

  汇报会在一个全班同学合唱的一首《什么时节做什么》中结束,歌词让人深思。

  张岐军说过——“任何一个人才的成长,我相信一定是非智力因素在起作用。

  要对学生的非智力因素进行开发——情感、态度、价值观,不然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像任何一个品牌学校的生长,起决定作用的一定是文化。

  重要的是建立一种校园文化,渗透在教学过程中。我校确立的办学理念是:和谐教育,阳光生命。教育的根本方式是生命的互动,生命的共鸣,这种互动与共鸣一定要呈现出和谐的态势。

  ……我觉得教育首先和始终回答着三个基本问题,即一是培养什么人;二是培养到什么程度;三是如何培养。

  教育的核心是人,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所以面对生命,要站在‘生命自觉’高度,了解生命,尊重生命,珍惜生命,爱护生命,培育生命,发展生命。我们搞‘原创’——我们听到的不仅是音乐,还有情绪情感的变化,思想观念的升华,言行举止的呈现,还有那些歌曲后面的故事,都讲述着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成长……”

  后记

  四十二中现象,触及了教育真正的本质——“唤醒”。这也正是教育的根本——教育所指向的是人。

  市教育局副局长高树才对此有深刻的思考。他有段话值得我们深思:“从家庭来讲,讲家风讲门风。一个学校,从某种角度来讲,校长就是家长……教育讲推开符合人成长的八扇门(八个智力因素),你开发了哪扇门,他就推开了这扇门,并因此延伸。如果没有在一定的年龄段得到开发,他就关闭了……全国现在有两亿中学生,43万所学校,这个规模太大了,国家为什么重视素质教育?但是不想应试教育,你从什么方面入手呢?需要思考更需要实践。”

  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冬对四十二中校园原创歌曲现象一直给予关注。他认为:“城市如果是一个生命体,生活在这里的人就是城市的灵魂,文化最终要回归到人……首先有一个问题: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校长?他为什么要搞校园原创歌曲活动?他做此举动的初衷是什么?四十二中校园原创歌曲风潮现象,与整个社会心理是一种什么关系?

  从某种角度说,校园也是一个社会,一城一池地域文化的生长,孩子是根本的群体。孩子的文化扎根了,城市文化的生长才更有生机。在社会形态和结构都发生着深刻变化的时代,各种矛盾凸显的多元文化的形态中,校园这么一个特殊的领域,就摆在我们面前,怎样恢复一种校园文化的空间,完成‘人’的教育?这是值得关注和思考的。”           白玉兰

 

3.jpg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 大庆网 | 大庆人民广播电台 | 大庆电视台 | 大庆晚报 | 百湖早报 | 长寿养生报 | 家庭文摘报 | 广电艺校 | 阿木塔风情岛 | 传媒物流
    黑龙江新闻网 | 东北网 | 凤凰网 | 人民网 | 记协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网 | 中国日报网 | 国际在线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 | 大庆日报 | 免责声明
    主管:中共大庆市委宣传部   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黑备20100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3200700